博九彩票

今天是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,欢迎光临本站 安徽禾美环保集团有限公司 网址: www.ahhmhb.com

心路体会

走近日本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8-8-15    浏览次数:191    

我不喜欢日本,是因为日本曾经惨无人道对中国的侵略,国耻难忘。虽然我们都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,也深知自己认识的狭隘性,但内心深处对日本这个国家的抵触感始终客观存在,不可抑制。因为儿子的意愿,也是履行作为父亲陪伴的责任,终究还是踏上了日本的国土。经过一周的行程,虽然不至于匆匆忙忙、走马观花,起码也是晨出暮归,所见所闻均属浅尝辄止。

先来说说日本的城市交通,就拿东京来说。东京与纽约、上海、伦敦等国际化大都市媲名,东京圈人口达到3700万,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都汇区,东京都区部人口也达到近1000万,人口密集度相对较高。对比国内城市(大合肥)的堵车现象却很少出现,交通井然有序。首先得益于完善的公共交通,尤其是地铁和新干线,东京的地下交通网可谓纵横贯汇、四通八达,高效有序的运营连通城市内部与城市之间的立体交通网络,交相辉映。其次应得益于民众良好的公共秩序和公共服务意识,相得益彰,共同营造了东京完善的城市交通系统。可圈可点。

再来说说日本的建筑。日本早期的建筑风格应源于中国的唐宋时期,自明治维新之后,广泛吸取了欧洲的建筑学思想,日本人将东西方的建筑学思想做了很好的融会贯通,风格自成一派。就日本现代建筑来说,色彩素雅朴素,给人纤瘦秀美的感觉,不同于中国的色彩艳丽与气势恢宏,也不同于欧洲的厚重与华丽。外表简洁、明快,华丽的装饰很少使用,尤其是清水混凝土的广泛使用,给人的感觉就是几何形体模块化的堆砌,简洁明快、轻松舒适。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建筑的内装工艺,从每一块瓷砖的铺贴,每一处边角的衔接,每一项功能的设计,都融入了艺术思维,充分体现了人性化与务实主义的结合。所谓慢工出细活,日本人的精细、严谨、一丝不苟的行事风格,造就了其产品精致的品质,闻名遐迩、享誉全球。这种工匠精神恰恰也是我们当下在不断提起与追求的目标,任重道远。

日本人具有模仿和改造的天赋,具有吸取外国文化精髓转化为自己独特文化的能力,注重现实利益,追求实效。日本也是一个生活节奏非常快的国家,尤其在东京,无论是在地铁站还是大街上,上下班时间皆是行色匆匆的职业人群,他们步履轻快,行径如飞,西装、衬衫、公文包几乎清一色的装扮,要么面无表情,要么表情凝重,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是他们生活与工作的巨大压力,已经让他们忘记了微笑。众所周知日本人特别讲礼貌,谦虚甚至略显谦卑的感觉,具有超强的服务意识,这必然也是文明进步的体现,尤其在服务行业,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。行程之间我们都接受了这些良好的服务,也有了深刻的体会。虽然日本人外在表现热情礼貌,谦虚和善,但我内心深处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受,这种文化是一种久而久之形成的习惯甚至机械的东西,浮于表面,失之于内,空有其表,败絮其中,是缺乏人情味的东西,与日本文化注重现实和追求实效的本质不谋而合。

还有不得不说的宗教。神道教是日本的国教,神道教起初没有正式的名称,一直到了公元5至8世纪,汉传佛教经朝鲜传入日本,渐渐在当时的日本扩张开来,为了与“佛法”一词分庭抗礼,于是便创造了“神道”一词来区分日本固有的“神道”,与从外国传入的“佛法”。神道教的神道又称天道,语出《易经》“大观在上,顺而巽,中正以观天下。观,盥而不荐,有孚顒若,下观而化也。观天之神道,而四时不忒,圣人以神道设教,而天下服矣”。“神道”二字源自汉字,可以想象的到,日本与中国关系的源远流长。神道教祭祀的场所称作神社,目前日本拥有近8万座神社,其中包括臭名昭著的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。明治维新后日本政府为了巩固王权,将神道教尊为国教,成为明治政府教导百姓忠贞爱国﹑誓死效忠天皇的工具,二战日本神风特攻队的英勇(沙壁)表现就是最佳证明。1945年日本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投降后,在盟军要求下,日本政府宣布政教分离,裕仁天皇发布诏书,宣布自己是人不是神,废除国家神道,政府不得资助神社,但神道教已经成为日本信仰的主流,信仰神道教的人数约占总人数的80%。由此可见,信仰的力量是伟大的,我们希望这力量应是转化为正能量的东西,造福民众,推动社会和文明的进步。但是如果这种力量被邪恶者所利用,带来的将是不可估量的恐怖。

每一个国家、民族、个体都具有崇尚英雄主义的情怀,美国漫威大片里塑造的各种英雄人物皆为于此。日本武士道起源于古代的日本,是指以不惜命的觉悟为根本,为实现个人于集体、团体的价值,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能力,强调毫不留念的死,毫不顾忌的死,毫不犹豫的死。武士道是注重共性,而非如欧洲武士那样注重个性的。但他的这种共性实际上比欧洲武士的游侠精神还要狭隘,这个集团精神和团结精神是不同的,也绝非是爱国精神,他们爱的是自己所在的武士集团。武士道精神最典型的行为是切腹,至于为什么选择剖腹作为武士最崇高的死亡方式,真相其实是这样的:永祚元年,大盗藤原义在被捕前,将腹部一字割开,然后用刀尖挑出内脏扔向官军,据说这是剖腹的最早来源。而这个藤原义却是一个白天是人晚上是鬼的人渣,他利用夜色的掩护犯案无数,偷盗抢劫,奸淫妇女,无恶不作。却在面临官军追捕无路可逃的情况下,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,通过切腹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,通俗的讲就是死不认账。武士道精神的这个特性,正如二战之后日本坚决不肯承认错误的态度如出一辙。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,如果把原本如此不堪的东西上升为国家精神、民族精神,并不以为耻、反以为荣,实在令人唏嘘。

辩证客观地审视日本这个国家,交通、建筑、宗教文化、民族情怀,他有异于他人甚至优于他人的领域,同样也有不可取之处。纵然日本罪行罄竹难书,可牢记历史不是为了仇恨。我想,用辩证唯物主义的发展观来看,取其精华、去其糟粕,应该是我们对待日本最好的态度和方式。

何华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